2020

  如此生活三十年

Posted by     Keyon                      on December 26, 2020

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万能青年旅店这个月发了新专辑,距离他们第一张同名专辑的发出已经有十年。十年为周期,除了中国GDP翻了好几倍这件事以外,究竟还能发生什么。

幸运儿

十年前,上初中一年级。我那时候刚从某著名(能上电视)的体育学校辍学回来,不是交不起2万多一年训练费,而是我练废了,体育一直走到头,除非打进国家队,否则永无出头之日,在这条路趟过的人懂得都懂,不是所有人都叫张继科。

后来和俺妈聊这事,如果我当年不打球,几年训练费还能再首付个门市房,看看现在的房价,啧啧啧。

不过还好,打球没把脑子打废,刚入学的时候连算数都看不懂,也就初中那点玩意好糊弄,后来慢慢就跟上了。

到考高中的时候,长白山管委会和延边州闹别扭,不让我们这些学生去延吉上学,于是一群生猛的东北家长以极快的速度集合起来并带着自家孩子赶着火车去延吉和当地校长谈判,校长当时极不情愿地按照成绩单划了18个免费入学名额,我是第18名,从这一年起延吉也再不收我老家学生了,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幸运。

然而在高中,我爱学的科目爱得死去活来,不爱学的根本不上心,感觉学差不多了就开始瞎鸡巴玩,当时对考大学毫无概念,不知道啥是211更不懂啥叫985,快进到高考填志愿,我除了第一志愿的学校以外其他都忘了填啥了,如果不是第一志愿就给我录了,也不知道能进哪个坑学校或坑专业,这是第二次幸运。

上了大学也是,大一大二人人为绩点奔忙的时候,我还在搞我自己觉得很酷的东西,还记得我花了整整一学期在YouTube上学Stanford的《How to Start A Startup》,着魔了似的反复听,甚至每节课的讲义都打印下来密密麻麻记着中英文掺杂的笔记。后来准备出国,知道GPA的重要了,这才消停努力学习,在胡乱准备一通之后历经无数波折终于被某个所谓世界名校录上了,这算第三次幸运。

以上这些话很装逼欠揍,可如果真的思考下去会发现,一个不主动掌握信息,对未来规划不清晰的人,能得到这些不算幸运的话那还能算啥呢,任何一个环节走了偏差,我都不会再是现在的我。

其实转念一想,在探索自我的过程中,我通过乒乓球结识了很多朋友,至今对游戏仍抱有热情,学习了Tal Ben Shahar和Michael Sandel的公开课令我受益至今,通过读书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坚定的奥派,甚至这个博客也是我胡乱折腾的结果。

这些东西有用吗,会对我未来产生收益吗,我不知道。现在的我依旧迷茫,无技术无能力,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我仍然羡慕那些本科毕业就能进阿里腾讯的人。但我也知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区,世界上没有白走的路。

我的运气已经足够好了,永远心怀感激,积极努力。

十年之后

拿到硕士录取之后,我还认真思考了一下要不要读博这件事,甚至发现了令我心动不已但我深知自己不配的项目

想想还是算了,相比于开拓人类的认知边界,我更想尽早冲进沉浮的市场,体会幽邃的人性,开启滚烫的人生,于我而言,这个真实且残酷的世界真的太吸引人了。

这两年父辈爷爷辈的人有得重症甚至离世,曾经那些伟岸的长辈在某一瞬间也可以突然变得脆弱不堪,原来他们也是要被保护的人。看着父母一天天在变老,悠悠一天天在长大,我才意识到仅成为他们可以依靠的大人是远远不够的,要成为他们的利剑与铠甲。

这段时间有部分朋友都不太如意,我也尽可能的给予帮助、不吝鼓励,就像很多人帮助我度过了这苦不堪言的一年,以前没觉得朋友有多么重要,后来体会到了别人因为我的存在在一点点变好的幸福感,以及我也因为别人的举手之劳有所成就的感激,我才发现有真正可以交心的朋友是一件无比幸运无比幸福的一件事。

这一年,少年选择了他的城市,这个世界在慢慢向我展开怀抱,那些目前看来虚无缥缈的机遇也会接踵而至,我很期待下一个十年究竟会发生什么。

至少从现在开始,可以立志:

  • 从成为渣男开始,放下情绪,考虑利益
  • 无论广州或重庆,尽早买房,尽早负债

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